金沙国际网址

金沙国际网址

首页 /新闻资讯/ 盲人资讯

国际残疾人日特辑 | 关于视障儿童,你不知道的他们

发布时间:2019-12-06 15:38  |  访问次数:7次   |    来源:澎湃新闻

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,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个特殊的群体,新潮记者前往了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,感受特殊学校里视障学生的生活,倾听他们的心声。

他们也可以是“网瘾少年”和魔方达人

“上次他玩手机玩到凌晨三点多钟,爸妈管不住了,我就把他手机给没收了,也是没办法,这样通宵下去肯定不行……”看到纷纷把手机往抽屉里藏的学生,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的华老师叹了口气。听到老师声音后藏好手机的视障学生们,有的开始假模假样地摸起单词表背英语,有的则娴熟地转起魔方。

这幅景象可能会让很多人大吃一惊。兴许是《二泉映月》太过有名,阿炳形象深入人心,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刻板印象里,视障人士似乎都应该是带着一副黑墨镜、两眼浑浊无神,拄着一根盲杖颤颤巍巍,摸索着向前走路。
但现实并非如此。盲、视力残疾、失明(瞎)并不能单纯划上等号。视力残疾是残疾的一种,分为盲和低视力。失明(瞎)属于一级盲,是无光感的全盲。据中国残联统计,全国残疾人总数为8502万人,视力残疾1263万人,大约占15%。其中,盲人占40.55%,低视力患者占59.45%。全盲只是视障的一小部分。在扬州市特殊教育学校中,完全无光感的盲生数量很少。

这些视障孩子,视力上的缺陷并没有给他们带来生活上的太多不便。记者去学校实地采访时发现,大多数孩子活泼开朗,坦然接受自身缺陷并爱自己。他们也学习各类文化课,同样在操场上奔跑跳跃玩闹,只是学校把美术课替换成了美工课,主要教孩子们学泥塑、剪纸等。

视障学生们有着丰富的课外生活,魔方社团的老师已经发现了几个玩魔方的好苗子;刚刚下课的律动教室里,还有孩子在继续练舞蹈动作;很多孩子参加了华老师建立的茉莉花盲童管弦乐团,不少人都会演奏两种以上的乐器。

身处信息时代,视障学生们并没有与电子产品脱节。部分视力能够浏览手机屏幕的学生会凑近了看,如果视力不支持,他们就使用专属的读屏软件,把手机页面上的文字转化为语音,来进行他们独特的声波网上冲浪。
问起手机,学生们都眉飞色舞地分享自己的快乐。在双十一狂欢剁手消费的学生在期待包裹;王者荣耀买了新皮肤的男孩蠢蠢欲动想打一局;在巴士管家上买了回家的车票;还有孩子掏出手机,开始微信语音聊天。那个被老师强制没收手机的学生表情又快乐又落寞,现在每天被限制使用手机时长的他只能难耐地用手搓搓裤子,捻捻衣角,回忆起有手机陪伴的时光。

“主持人、调音师、公务员……其实他们有很多就业可能。”老师的语气里有些无奈。

近年来,国家对学龄残疾人的教育和生活给予补助,残疾人就业也有了比较稳定的保障。截至2018年底,在中国,持有残疾人证的1695万就业年龄段残疾人中,已就业948.4万人,就业率56%,较2015年有较大幅度提高。

视障人士的就业岗位结构比较单一。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高度重视盲人按摩培训及就业,每年举办专业考试,根据统计公报:“全国共培训盲人保健按摩人员19732名、盲人医疗按摩人员10160名;保健按摩机构16776个;953人获得盲人医疗按摩人员初级职务任职资格……”

据特殊学校老师介绍,视障学生毕业后绝大多数从事盲人按摩,也有一部分去算命。极少一部分从事其他类型工作。按摩推拿师这个职业本质上还是较为底层的体力劳动,工作量大,体力消耗大,收入仅能维持温饱。长久工作双手变粗变形,导致生活质量下降。

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建立了就业指导中心和就业创业网络服务平台,但是在该平台的招聘信息中,截至12月3日,4082条招募信息中仅有208条招收视力残疾人士,在这208条招募信息中,有43条都与推拿相关,占总数的21%,其他工作有保安保洁、销售文员等。

《残疾人就业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一定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,用人单位安排残疾人就业的比例不得低于本单位在职职工总数的1.5%。如果比例不达标,就会收取残疾人保障金。第十七条规定,国家对集中使用残疾人的用人单位依法给予税收优惠。在不达标多缴纳保障金和达标优惠政策的鼓励下,很多单位会聘用足够比例的残疾人。

据残联工作人员介绍,部分用人单位虽然聘用了残障人士,但并不欢迎他们来真正地工作,认为他们能力欠缺。有的单位会选择每个月发一笔固定的钱(通常低于招聘时谈的月薪),要求盲人不用上班,这种“挂靠式”的“悬空就业”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失业。如果公司有裁员,岗位上的残疾人士几乎是首选被炒对象。即使在《就业条例》中有明确规定禁止歧视残疾人,但是如何真正落实、如何真正监督,显然还未解决。

视障孩子不需要施舍帮助,他们需要尊重和工作机会

“我希望你们都能成为有尊严的残疾人,掌握一项能拿出手的技能,愿意吃苦办事,不要因为视力有问题就觉得自己可怜自己,这样社会只会更瞧不起你!这个社会是很残酷的,你们眼睛本来就不好,机会相对少,绝大多数人还是去做推拿,可就算在按摩店里,老板也是喜欢勤快的手下人……”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在上课期间,总会空几分钟来给孩子们进行思想教育。成年人口中的社会现实对十来岁的视障孩子来说还有些难以想象,很多孩子脸上都是似懂非懂的表情。

扬州市特殊学校华老师无奈地说:“很多人有这个心很好,但是开口闭口就是义工、志愿者、帮助,很多时候甚至对这个特殊群体没有真正的了解就开始空口提帮助。现在特殊学校的这些孩子们并不需要所谓的义工,他们几乎都可以独立生活,他们只是需要更多、更高的机会。”